儘管已經作了最壞的打算,儘管一次再一次的給自己心理建設,
在親耳聽到那個消息的時候,眼淚,依然不爭氣的掉落。
 
『這個是…艾爾絲汀‧胡的遺物。』
像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似的,瑪莉亞女士表情複雜的將那本書遞給我,
沉甸甸的重量壓在手上,卻如此的缺乏真實感。
遺物兩個字,並沒有給我造成很大的衝擊,只是心裡悶悶的痛著,
最不希望發生的狀況,終於還是發生了。
 
但是事情發生的情形依舊不明,紫子老師和瑪莉亞女士似乎也是接到上級的告知,
才曉得失蹤多日的艾爾絲已然永別。

上級?又為什麼是由上級傳達這樣的消息呢?說是意外身亡,也沒能見著遺體……。
那一天,發生了那種暴亂,有怎樣的意外發生照理來說都不奇怪才是,
照理來說……,不,一切早已不合理了。

〝快點找出真相吧,威茲偵探。〞我苦笑。
 
抱著書,我輕輕推開了那個房間的門,然而迎接我的還是一片漆黑與靜寂。
以前這個房間總是很熱鬧的,我在晚上作業寫完後也常常跑來她們的房間聊天玩鬧,
雖然妮娜看起來一副不茍言笑又正經八百的樣子,其實被捉弄的時候反應卻很有趣,
艾莉卡跟我常常一搭一唱開她的玩笑,接著房間裡就會上演一場亂七八糟的追逐戰,
這時候艾爾絲總是會有點慌亂的在旁邊看著,困擾著是該勸阻好呢,還是乾脆就讓鬧劇繼續上演。
 
房間的擺設上都積了一層灰塵,妮娜成為納吉大公的乙姬之後,已經不再住在這個房間,艾莉卡至今依然下落不明,而艾爾絲……。
 
下意識地,將懷中的書抱的更緊。
 

妮娜知道這件事情嗎?那位總是溫柔的笑著、總是處處為他人著想的朋友......


已經不會回來了,


已經再也見不著了。


若是知道的話,她還能保持那時候的冷漠表情嗎?

或是,在納吉大公身邊的她,早就知悉了這個悲劇?

=======
 
等到一般學生能夠進去研究室,已經又是一陣子之後的事。
研究室周圍的警備也不像原本那麼森嚴,大概是阿爾泰已經把可以利用的資料全部給掠奪光了吧。
 
『陽子老師!…唔哇,怎麼弄成這個樣子?』
我三步併做兩步跑進去,只見研究室裡真的像是被掠奪過了似的,紙張散亂滿地,而陽子老師則呆立在那一堆雜亂的資料中,手上拿著一張照片,若有所思的注視著。見她似乎沒注意我跑進來,我只好像是參加障礙賽般的跳過好幾堆書本,繞到旁邊拉拉她的袖子。
『陽子老師?老師你沒事吧?』
『唔?喔,是伊梨娜啊。』
陽子老師這才回過神來,把那張照片又順手夾到另一疊資料裡。
『這裡怎麼會被搞得那麼亂呢?是他們弄的嗎?』
平常陽子老師的研究室雖說沒有特別整齊,但是也從沒有被弄得這麼亂七八糟過,對於一個從事研究的人來說,自己的心血被別人這樣毫不尊重的亂扔是不能忍受的事,我蹲下來收拾著地上散亂的紙張。
『嗯,阿爾泰的士兵們都是群粗魯的傢伙呢。』她苦笑了一下,
『伊梨娜妳來的正好,那些東西就等一下再收拾吧,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交代妳。』
『咦?』
 
 
『我有一個不去不行的地方。』陽子老師是這樣對我說的。
『雖然一時很難說清楚……,不過我想這次再不去的話,就會失去非常重要的東西。如果順利的話,或許他們也能變成學園的一股助力也不一定。說到底,科學這種東西……還是應該用來幫助人才對呢。』

環顧狼籍的研究室,她深深嘆了口氣,疲憊地坐回椅子上。
果然阿爾泰利用了加爾特隆貝的技術才能夠製作出那麼多的Master Gem,
學園本身立場應該中立,這下子倒成了為虎作倀,看來國際情勢將有很大的傾移……。
但是再怎麼說現在要離開學園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所以暫時還是只能按兵不動。
雖然不很了解陽子老師究竟是要去哪裡,不過想必是很重要的事吧。
我邊想著這些事,邊幫陽子老師和自己沖了咖啡。
 
『還真是好一陣子沒有辦法清靜下來了……』
雖說是清靜,門口還是駐有兩位士兵監視,談話還是得小心,
不過至少在研究室裡面不用再見到亂踏來踏去的阿爾泰研究員,
整個GEM的製造工作已經移到別的地方去了的樣子。

『可是,老師要是離開了的話,這裡要怎麼辦呢?』

『這裡啊……就交給你囉~伊梨娜。』

『咦─?!噗唔咳咳咳咳咳……』
 
一個吃驚,才剛入口的咖啡全都進了氣管裡。

『啊啦,被嚇到啦~』
她像是對我的反應很滿意似的,捧著杯子笑了起來。
『咳咳……陽子老師~別忽然開這種玩笑啦~』
我無奈的取出手帕擦拭著嘴角邊抱怨。



『嗯……,也不完全是開玩笑喔,至少這個東西,是真的要交給伊梨娜保管呢。』
陽子老師忽然正色說著,從實驗衣的口袋中拿出一本冊子遞給我。
裡面紀錄的是一些關於乙姬系統的資料,現在因為真祖大人處於沉寂的狀態,
因此所有以真祖為主人的乙姬們─也就是五柱和所有學生─都無法物質化,
但是如果可以使真祖再度復甦的話,或許就有辦法扭轉這個不利的局面也說不定。

『就妳一個人要修復真祖和對付干擾波是很困難的,不過要做到重新認證的話
   可能還有辦法,只要能聯絡上學園長的話事情就有轉機。』

『話是這麼說…但是要怎麼聯絡上學園長還是個問題。』

『嗯,本來我也在擔心聯絡上的困難,但是看來這件事不太需要我們動腦,
  似乎有哪個人在校外有不小的勢力喔~』

陽子老師笑著示意我看向電腦螢幕,她快速的敲打了一串指令,出現在眼前的是用某種暗碼寫成的信函,雖然大概知道要用哪種程式來重新組合字句,不過一時出現在眼前我也很難馬上辨讀出來,只能看出信函後的署名為YAMADA。
YAMADA?』
『似乎是個情報販子的樣子。總之,他給我們帶來不少好消息,喔,雖說不是免費的』
那封暗碼信告知了奈緒學姐以及學園長都安好的消息,並且正前往艾爾里斯徵求克里山德
大統領的協助,不久可能就會回到溫德市來,到時候需要我們的接應。
 
『這件事就得交給妳囉,畢竟學生要出學園士兵比較不會起疑~』
『呃,可是學園現在戒備不是很森嚴嗎?』
『這種時候….就是要靠科學的力量啦~』
她露出了有一點狡黠的笑容。
 
事實證明陽子老師真的是有一手──
除了在阿爾泰的監視下,還能夠持續與外頭那自稱YAMADA的人聯繫之外,
也幫我安排了能夠出去學園和他會合的好藉口。
 
『呃,站住!上頭交代不准讓你離開學園,有什麼事嗎?』
『是沒什麼事,不過製造你們大公要的GEM所需的一些材料快沒有了,不去補充不行。』
『要買東西的話交給我們去買就好了。』
『這樣啊……,那交給你們囉?』
陽子老師笑著從實驗衣口袋掏出厚厚的一疊表格給那位士兵,上面橫七豎八的寫著一堆記號和公式。那士兵一陣傻眼,
『這、這是哪國文字啊?』

『只不過是簡單的化學符號而已。還有一些特殊的處理方式和各種藥劑的指定份量,錯了一點都不行喔,所以請你在購買時要小心注意才行,A、C、J、H這幾項不能夠太大力搖晃否則會變質;D、G、U這幾種有毒性不可以暴露在空氣之中;B和K則是不能觸碰…………對了,其中還有幾種藥劑要是沒有隔離開來,讓其揮發出來的氣體混合的話就會產生爆炸呢,請小心危險喔~。本來我一向是請比較熟悉研究的學生當助手去採購,既然你們要幫忙的話當然再好不過~』

陽子老師露出了相當燦爛的笑容,將那一疊表格交給士兵後便作勢要離去。
『呃這個……』像是剛剛被陽子老師的一長串注意事項給嚇到了,
士兵一臉頭痛的向他的同僚小聲徵詢意見:『你聽得懂嗎?』
『嗯,全然不懂……』
『如果只是放學生出去應該沒問題吧?』
『呃我想應該沒關係吧……那些藥品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我們也承擔不起。』
『等等!還是讓你的助手去採買好了,我們有任務在身,不應該擅離崗位。』
『是嗎?那真是可惜,想說這次不用麻煩她的。』
老師露出了有點失望的表情轉向我:『伊梨娜,這次只好再拜託你囉,交代的事都記得吧?』
『沒問題的~陽子老師!』我向她眨了眨眼,接過那一疊資料。
 
『真虧你的學生能看懂那一串有的沒的鬼畫符啊……』
『那當然啦,這個研究室以後可是要交給她的呢~』老師笑著走進了研究室
 

『就各種意義上來說。』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.....つづく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S 的頭像
DS

Silver Wings

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